A+ A-

第13章 挑明

作者:陌巷 发表时间: 2020-04-17 13:46 字数: 2067

虽然嘴上道歉,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陈思彤根本就是在报复刚才易心然嘲讽的事。 

现在易心然有伤在身,不可能对陈思彤怎么样,所以她才会这么嚣张,甚至连掩饰都没有。

“我就是故意的,怎么了?你霸着余家少奶奶的位置不放手,我还不能出出气?”陈思彤抱着胳膊站在床边,看着冷汗直流的易心然,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你别得意,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永远都不可能爬到余家少奶奶这个位置!”

易心然咬着牙,眼中满是怒火和愤慨,等着陈思彤冷冷的说。

易心然对余家少奶奶的位置没什么兴趣,可陈思彤这么做,反而让她坚定了不放手的决心。

“我记得……你昨天是在郊外爬山受伤的吧?”陈思彤转着眼珠,不知道又在想什么鬼主意。 “我在哪爬山跟你没关系。”易心然瞥了陈思彤一眼,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那你知不知道昨天我跟余鸷也在郊外的山顶酒店?”陈思彤的手指在胳膊上轻点,嘴角微微翘起,装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这件事易心然不但知道,而且还亲眼看到了。

要不是这样,她也不会提前下山,被困山腰。

想到昨天两人在酒店的亲密神态,易心然的心沉了下去,她能猜到两人在酒店做了什么。 虽然早就知道自己跟余鸷的关系是名存实亡,自己没有本事也没有资格去管余鸷。

可真当有人把事情跟她挑明,她的心还是会痛,就好像被人用钝刀一下一下,慢慢割着一样。

易心然用力咬着下唇,让自己的神态尽量看起来正常一些,“你们也在?真是太巧了。” 

“那你知道,昨天我们在那里说了些什么吗?”陈思彤看到易心然风轻云淡的样子,决定再给她点猛料,看看她还能不能坐的住。 “你们的事我不关心,余鸷愿意怎么玩就怎么玩,你们开心就好。”易心然冷冷的说。 “玩,当然要变着花样玩。不过,除了玩,我们还说了其他事。”陈思彤舔了一下红艳艳的嘴唇,眼光流转之间,似乎有无尽的风情和魅力。 

易心然厌恶的看着面前卖弄风情的陈思彤,鼻中冷哼一声,根本就没有接话的意思。 

陈思彤微微弯腰,胸前的白腻让人眼花缭乱,她轻声说:“余少亲口跟我说,让我把孩子生下来。其他的事,他会搞定。” 说完这句话,陈思彤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连病房外的人都能听到,显然开心至极。

病床上的易心然猛然抬头,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她太清楚余鸷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了! 这意味着余家会承认陈思彤肚子里的孩子,更意味着余鸷会跟陈思彤结婚!

可余鸷昨天大半夜还兴师动众的上山去找自己,难道他那么做只是为了让自己不起疑心? 昨天余鸷自责的说没有照顾好易心然,当时易心然很感动,可现在却突然觉得很恶心。

过了好一会,易心然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抬头看着陈思彤的眼睛,缓缓的说:“男人为了哄女人,真是什么话都能说出来。你不会真的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吧?” “为什么不信?这可是余少亲口承诺,你见过他说话不算吗?”陈思彤信心满满的说。 易心然的脸颊抽动几下,脸色明显难看了许多。

她很清楚,余鸷从都是说话算话的人。

当初余家让余鸷跟易心然结婚,余鸷答应,直到现在都不肯跟她解除婚约。

现在余鸷承诺让陈思彤把孩子生下来,当然也不是在开玩笑。

“易小姐,好好享受你余家少奶奶最后的日子吧,没有几天了。”陈思彤见易心然沉默不语,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于是又在她心上狠狠插了一刀。 听到陈思彤的话,易心然的眼泪突然流了出来,她茫然地用手摸了一下,果然脸上有水珠。

易心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难道自己都被折磨了这么久,居然对余鸷还存有感情,舍不得从他身边离开? 骤然听到陈思彤的话,易心然有些迷茫,脑海中一片空白,连最基本的反应都没有了…… “哎呀,哭了呢?是不是觉得自己做惯了余家少奶奶,过不了以前的苦日子了?”见到易心然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眼泪顺着眼角直往下淌,陈思彤啧啧出声,摇着头嘲笑着她。

易心然仍旧没有任何反应,就好像陈思彤嘲笑的不是自己一样。

陈思彤弯下腰,用手拍着易心然白嫩的脸蛋说:“哭吧,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慢慢哭。”

“你在干什么!”就在陈思彤得意的时候,病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斯文儒雅的男医生冲了进来,将易心然抱在自己的怀中,瞪着陈思彤怒声质问。 “你又是从哪冒出来的?”陈思彤看着突然跑出来的医生,目光在他和他怀里的易心然身上转转,突然露出一丝明了的笑容说:“原来你是易心然的姘头。” 

本来陈思彤正愁找不到易心然的把柄,现在看到陈深的举动,心中都要乐开花了。

等有机会把这件事告诉余鸷,余鸷肯定不会让这个给他戴绿帽子的女人继续留在他身边。 “你说话注意点!我是然然的学长,你是什么人?”陈深看着陈思彤,眼神中满是怒气。

“学长?这个借口太普通了。”陈思彤摇着头撇着嘴,一副不满意的样子。 “什么借口,我真是然然的学长!”陈深瞪了陈思彤一眼,俯身将易心然脸上的眼泪擦干净,口中温柔的说:“然然,没事……你别害怕。”

直到这时,易心然终于回过神来,她用手在眼角抹了一下,勉强笑着说:“谢谢你学长。”

 “易小姐你准备的很充分啊,一边霸着余鸷,一边还养着备胎。”陈思彤冷笑着说。 易心然猛然抬头瞪着陈思彤,眼神中满是怒火,“陈思彤,你跟多少男人乱搞我不管,可你别把我想的跟你一样龌龊!”

打赏
玫瑰花 50书币
巧克力 99书币
金元宝 520书币
钻石 999书币
南瓜马车 1888书币
文思泉涌牌 8888书币
数量:
X 1
本次共花费 50 书币 去充值>> 账户余额 书币
赠言:
senti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