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第四章 舅舅的异常

作者:苂煊 发表时间: 2019-01-25 21:06 字数: 1495

“子衿,你终于来了。”林月华睁开了眼,带着疲倦的目光中在看到左子衿的时候闪过了一丝喜悦。

她努力地让自己撑出了一抹微笑看着林月华,“妈,爸爸怎么样了?”越是这样艰难的时候她越要振作,不能让妈妈感觉到她的脆弱。

林月华转头看着病床上闭着双目的左峻城,低声道:“他刚做了手术,但情况并不容乐观,医生说颅内出血,又压迫到中枢神经,如果一周之内不能醒的话,可能,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她后头的话说得支离破碎,咬紧了唇,眼看着眼眶中的晶莹珠子就要落下。

左子衿怔住了,一瞬间脸上似是失却了所有鲜活的表情,原本红润的唇也失了血色。

但很快的,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强迫自己迅速地消化了眼前的事实,微微抿起了嘴角,走到了林月华的面前。

伸出手轻轻握住了她的,强自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颤抖,“妈,没事的,爸爸一定会没事的,如果这里的医生不行,我们再联络更好的医生,舅舅呢?可以让舅舅帮忙找美国顶级的医生帮爸爸看诊。”

没有想到的是,林月华听到这句话,脸色比方才更加难看,抓着左子衿的手加重了几分力,眼神中带着怒意,“别提那个白眼狼了!听到我们酒庄的事他不说马上帮忙,竟然还趁火打劫,要不是因为他,你爸也不会气得走错方向被车撞!他……”看着眼前面色明媚动人的女儿,林月华生生把后头的话咽了下去没再开口。

“什么?舅舅怎么了?他做了什么?什么,趁火打劫?”左子衿不解地蹙起了眉头,迟疑地开口问道。舅舅不是一直和家里关系很好吗?

林月华却是有意回避般摆了摆手,“你来得匆忙,有没有吃饭?”

左子衿的目光游移在妈妈和爸爸的身上,犹豫地摇了摇头,“妈,我不饿。”随即又皱起了眉头,“那爸爸要转院吗?还是我去找找更好的医生咨询下?”

林月华目光深深地看着病床上的人,拼命止住了自己要决堤的泪水,“再过两天看看情况,你爸爸现在的样子也不适宜转院,等过两天不行的话我们就找更好的医生。”

左子衿点了点头,没再说话,只拿起一边妈妈的水杯在旁边的饮水机接了一杯热水递了过去。

清晨,曜日的光自地平线升起,穿透层云扑满天际。左子衿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抚了抚因没睡安稳而发痛的额头,掏出电话,看了一眼,是舅舅。没有犹豫的,划向了接听。

“喂,舅舅?”她的声音带着一丝迟疑。毕竟昨天妈妈的话还在耳边,想弄清楚妈妈和舅舅之间发生的事情,昨天却是没有找到机会再问。

电话那头的声音压得有些低,“子衿啊,你到医院了吧?你爸爸现在怎么样?”林盛华的语气并不像是有多关心,这让左子衿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哦,爸爸还在昏迷,我和妈妈想再观察两天,如果不行再联络更好的医院。”

那边闻言似是找到了时机般的开口,语气带着一丝兴奋,“子衿啊,舅舅正是想和你谈这件事情,你现在空吗?舅舅想介绍好的医生和你认识下,交流下关于你爸爸的病情。”

左子衿不懂,明明方才问话时并不热切,怎么此时却是表现得这么积极,舅舅态度转变让她有些摸不清情况。

但既然是有利于爸爸病情的事情,她自然不想放弃任何的机会。

“现在吗?那我要先打个电话给妈妈让她过来照顾爸爸。”她只犹豫了片刻便做出了答复。

那头得到回答马上道:“好的,那半小时后我到医院楼下等你。”说着又语带紧张地加了句:“可别告诉你妈妈你来找我的事。”

“啊?为什……”可却是没等她一句话问完,那边就已经挂了电话,留下左子衿的眉头皱成了结看着电话。心里隐隐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却是被自己压了下去。应该见到了舅舅,就可以事情问清楚了吧?

半小时后,林盛华的车停在了医院的门口,自车窗中一眼看到了左子衿的身影。

她站在阳光下的树边,被层层枝叶过滤过后柔和的光晕打照在身上,发尾被微风吹起,飘拂成似水的波纹,玲珑的面容即使是素面朝天也足以吸引无数的眼球。

打赏
玫瑰花 50书币
巧克力 99书币
金元宝 520书币
钻石 999书币
南瓜马车 1888书币
文思泉涌牌 8888书币
数量:
X 1
本次共花费 50 书币 去充值>> 账户余额 书币
赠言:
senti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