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第九章 没有权利说不

作者:苂煊 发表时间: 2019-01-25 21:07 字数: 1534

“如果我说不呢?”左子衿咬住了唇,发丝微乱,衬着晕红的面色,平添了几分清雅的魅惑。如果方才他还有可能取消那个决定的话,此刻却是再无可能了。

弧度优美的唇线勾着若有似无的笑意,轻浅地开口,“你没有权利说不。”她当然明白他话中的威胁。酒庄的存亡让她再没有其他的选择。

“我……”刚一开口,却是被手中电话的铃声生生打断了。

“喂,妈。”她看到来电人,连忙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的林月华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几乎有些发抖,“子衿,你在哪儿?他们……他们把你爸爸打的点滴撤了,也停止了所有的用药,要让你爸爸现在出院。”她一句话说完仿似是花光了所有的力气,深深吸鼻子的声音让左子衿整个人都僵住了。

“谁?妈是谁这样做的?医生呢?护士呢?没有人阻止吗?”她只觉得恍惚间脑中一片空白,好容易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问道。

林月华努力地压下了哭腔,“我不知道是谁,医院的人也都不管你爸爸了,子衿,我们怎么办?”她的声音里全是颤抖和无助,让左子衿的心跟着抽痛起来。

她几乎不用想就能猜出是谁做的,整个波士顿认识他们的,恐怕也只有舅舅一家和那些和舅舅熟识的人了。

她一从咖啡馆离开就发生这样的事,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个孙毅。虽然她知道也极有可能是那个已经完全没有了亲情可讲的舅舅,但却就是不想将他列入嫌疑。

而林月华则是和她存着同样的心思,怎么也不敢去相信他会对自己的亲人做出这样的事。

“妈,你别急,我马上过来。”她说完就挂了电话,一心只想快些去医院了解情况,险些忘了旁边还有个大麻烦。

听完她的电话,他的莹眸中划过了一丝了然。看着她明明慌乱失措还要努力地保持镇定的样子,莫名地再一次感觉到了触动。

她却是没有发觉他的神色,头也不回地就要离开,只挥了挥手对他匆匆交待,“我要赶去医院。”

没察觉的,却是被他从后面拉住了手,“我送你去。”轻轻浅浅的一句,透着不容反驳的意味。

她蹙了蹙眉,没有拒绝,点了点头,随后任由他为她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凌翊恒没有第一时间上车,而是站在车边打了个电话,一口带着伦敦腔的英文流畅快速地飘荡在她的耳畔,尾音会微微加重,竟是那么好听迷人。

诶,可是等等……他好像说了医院那个单词,还有其他一些关于治疗什么的。难道……她没有继续再往下想。

天空是没有云彩的湛蓝,阳光慵懒明朗,却是和左子衿的心情截然相反。体会到她此刻的情绪,一路上凌翊恒也没有再开口为难,只是静静左在她的旁边。毕竟他不着急,而且他发现自己开始喜欢上和她周旋的感觉。

司机的车技很好,加上因是当地人对路段的熟识,原本二十分钟的车程缩短了一倍。一到医院门口左子衿就迫不及待地拉开车门下了车,没想其他就朝里奔。走了几步这才想到凌翊恒还在后面。

“你,别跟过来啊。”她不放心地回头走到车前对着后头坐着的人道,眉头揪得极紧。如果让妈妈看到这个险些收购了家里酒庄的人,一定情绪会更差的。

凌翊恒拉下了车窗,朝着她点了点头,莞尔一笑,“好,我在这儿等你。”

“等我做什么?你没有你的事要做吗?”她不会觉得自己重要到会让他特意为她跑来波士顿。

他的唇角扬起的笑意渐浓,“你会有事来找我的。”他很肯定。

她一愣,转过头去,心里立刻想到了爸爸现在的情形,说不定真的会需要他帮忙。虽然不想和他有太多的牵扯,可是此时是在波士顿,不是在法国,或许最无奈的时候也只能求助他了。

重新看向他,眼色淡定了许多,“如果我半小时之内没有下来找你的话,你就可以走了。”语气中虽然还是带着逞强的倔强,气势却减弱了很多。

“好。”浅笑着点头,他选择尊重。

抿了抿唇,转过身去,冲向了医院。

另一端,正坐在林盛华办公室中的孙毅脸上划过了一道阴森的表情。桌上是一张没有签字的合同。


“今天之内,我会让全波士顿没有任何一家医院接收左峻城。”他对着坐在对面的林盛华冷冷地道,显然他已经被左子衿和凌翊恒的举动激怒。

打赏
玫瑰花 50书币
巧克力 99书币
金元宝 520书币
钻石 999书币
南瓜马车 1888书币
文思泉涌牌 8888书币
数量:
X 1
本次共花费 50 书币 去充值>> 账户余额 书币
赠言:
senti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