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第十五章 很懂怎么激怒他

作者:苂煊 发表时间: 2019-01-25 21:08 字数: 1561

凌翊恒在后面等的不耐烦了,直接将左子衿的身子给扭了过去,正对着他,她这才堪堪把头抬了起来。

“呃,这么巧啊,凌先生……”左子衿很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对着他扬起一抹标准的官方式笑意打招呼道。

看到她的笑意,凌翊恒的怒火不仅没有被消灭,反而觉得似乎烧得更旺盛了,脸色变得铁青,犹如阎罗王一般。

尤其,是她的那一句生疏的“凌先生”,让他更加火大。

“你为什么一大早站在马路中间?为什么出门不坐车,要走路?”

“我……”看见他脸上掩饰不去的怒意,左子衿不由得有些害怕地缩了缩脖子,往后稍稍退了两步,解释道:“我要给我妈去买馄饨,只有两个街区后才有。而且早上堵车,就没有开车了。“

凌翊恒知道她家现在的情况,她母亲一定是为了父亲的病情寝食难安,她会出来帮母亲买吃的倒也是无可厚非。

“那你过马路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走神?你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他如同教导主任一般的对着她说教,一想到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他吓得都快心脏跳脱了。

都已经到红灯了,她居然还傻乎乎地要去过马路,要不是他从车上看到了她,及时跑过来抓住了她,现在说不定就见不到活人了。

“对不起。”左子衿自知确实理亏,不由得低下了头来。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居然会有这样的威慑力。本来想反驳什么,可是想到他救了自己一命,她也不再多言了。

看着她垂下脑袋的样子,他的心下顿时一软,语气也跟着放缓和了,“你要记得小心一点,早上的车都很急,要是闯了红灯会出事的。最好你出门坐车或者开车,知道吗?”

说来说去,不过也是担心她的人身安全。然而,说完凌翊恒就有些后悔了。似乎印象里,还没有一个女人会让他这么上心,像个唠叨的老头子一般可笑。然而,他眼底里的关心左子衿却没有意识到,只觉得这是这个霸道男人对自己的管制。

“谢谢关心,我自己会注意的。”她虽然这么回答,语气却已然没有真诚的意味。

看着她眼底明显冒出的不屑,男人的心下一沉,目光也跟着一凛,“我是不想看到欠我钱的人成为车下亡魂,那就太不划算了。”

听到他冷沉的语气和吐出的话,左子衿迅速地抬眸与他对视,“那一亿是你硬要出头的,又不是我硬让你给的,我完全可以不理会你!”

“不理会我?”他的声线跟着猛然一沉,这个女人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在他的世界里,还没有哪个女人会这样对他说话!

“难道不是吗?你用我家的酒庄威胁我当你的挡箭牌,根本就是手段卑鄙的小人!”左子衿咬牙切齿地回答。

事实上,也是因为被他激怒了,再加上连日来发生的事情,她的情绪也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左子衿,你还真的很懂得怎么激怒我!”凌翊恒危险地眯起了阒黑的凤眸,脸色铁青又难看。

“我说的不是事实吗?还是说你觉得你人格高尚,做了这些还值得表扬称颂?”她家酒庄和父亲的车祸已经让她身心俱疲,而他的出现却是更增添了烦恼。

“你别忘了是我救了你,如果不是我出现你早就被你那个唯利是图的舅舅卖了,我有什么不对?”

“那是你的想法!而且就算要帮我,也可以用别的方式!而你,选择了最无耻的一种!”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是因为他的用词难听,也是因为她的不甘心。

这个男人,分明也是把她当作一件物品,用钱去衡量!

“我是个商人,我不会做没有利益的事情。”他冷然回答,眸中已经聚集了一片寒意,足以让人被冻伤。

“呵,那我说过我会还你的钱啊,只要酒庄可以恢复运作,我会努力去做,去还你的钱,可你偏偏要这样做,就是无耻!”

“左子衿!”他凌厉的眸子瞪视着她,已然是在提醒她。

“哼,你不过是仗着背后的财富在为所欲为罢了。”她的话,几乎是在讥讽。

凌翊恒再也忍无可忍,薄唇紧抿,如同刀锋一般,随后就直接将她整个身子都打横抱了起来。

“你做什么?!你放开我!”左子衿惊愕不已,脸张得通红,身子也开始不停的挣扎着。

然而男女力量悬殊太大,她越动反而让男人抱得越紧。


“左子衿,是你逼我的。”男人危险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俊颜也在她的眼前放大数倍。

打赏
玫瑰花 50书币
巧克力 99书币
金元宝 520书币
钻石 999书币
南瓜马车 1888书币
文思泉涌牌 8888书币
数量:
X 1
本次共花费 50 书币 去充值>> 账户余额 书币
赠言:
senti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