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第十八章 八卦焦点

作者:苂煊 发表时间: 2019-01-25 21:08 字数: 1532

凌翊恒的大掌一挥,挡住了左子衿的脑袋,另一只手将她的腰部搂着,两个人一同在周恒和几个保镖的护送下进了酒店大厅。

虽然那些记者没有能采访到凌翊恒,却是都拍到了左子衿,也不失一个收获。

曾经他们都有所耳闻凌翊恒有一个未婚妻,但是却从未在公众场合露面过。这一次出现的这个女人,难道就是他的未婚妻吗?

这种时候选择带未婚妻出席,是否代表他的婚期将至呢?

这对于整个商界媒体来说,都是一个重量级的新闻。

酒店的门外依旧是宾客来往、人头涌动,而里面更是热闹不已。

著名的圆舞曲作为了开场音乐悠扬地响起,四周是大片大片的赛波花作为点缀,璀璨晶莹的工业式吊灯照耀着无数来往的娇客。

语笑喧哗,饮酒作乐,或为利益或为交际,各自在认识的人群中恰如其分的交谈。

这是这种商业酒会的特质,不过是各有目的罢了。

不过,如果不是为了内心的某个目的,这种场合凌翊恒也懒得过来参加。

几乎是他人一踏入大厅,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尤其是那些想要钓金龟婿的名媛,更是不想错过。

然而,在看到他身旁的左子衿的时候,却有不少人流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左子衿的脸上挂着标准得体的微笑,眼底却带着无奈。看来,这个男人是真的把自己当成挡箭牌了。

这群女人根本就如同恶狼一般,在看到凌翊恒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似乎恨不得把她撕碎。

察觉到她的神色有些僵硬,男人略低头凑近了她的颊边,清醇的嗓音带着邪魅,“左子衿,扮演好你的角色,别让我失望。”

因为,她知道代价。

她心下一怔,心里很是讨厌这种被人看穿的感觉。

有不少的人过来和凌翊恒打招呼,但是他大多都只是微微点过头后和对方说上一两句话,没有敬酒。

而那些人似乎也很清楚凌翊恒的脾气,没有对他邀酒。似乎,他的身上天生带着一种气势,让人无法轻易靠近。

当他对别人介绍自己是他今晚的女伴的时候,她堪堪松了一口气。幸好,他没有现在就说自己是他的未婚妻。

否则,照现在的情况看,她可能会树敌不少,也会被推到媒体的风口浪尖。

只是眼下这种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既然是商业酒会,自然是会邀请到不少的名流,其中也没有缺了IK集团。作为全美最有名望的医药集团,自然也是上宾。

孙毅在角落里看到左子衿和凌翊恒的时候,浑浊的眼眸里流露出了一抹阴狠。

让他这样被羞辱的人,绝不会有好下场。

原先他并不知道凌翊恒的身份,经过几个商场上的伙伴的介绍才知道他竟然是掌握华国大半个经济命脉的L·Force集团的太子爷。这样的人物,别说是他,就算是总统也要卖他三分面子,何况是自己?

但是,要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孙毅拿出了电话,身影没入了大厅的后门,离开了现场。

左子衿庆幸的是凌翊恒没有要求她一定要陪他去和那些人交际,允许她在一旁安静地听着音乐,偶尔和来打招呼的人微笑一下,闲聊几句无关痛痒的话。

“没想到凌先生终于带女伴出席了,还真是稀有啊。左小姐,不如来喝一杯吧,算是认识了。”一个彬彬有礼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说道,眼里带着一丝对她的欣赏。

他还没有等左子衿回应,就已经从旁边的服务生手中的托盘上拿了一杯红酒要递给她。

左子衿很浅地蹙了一下眉头,刚想要回话,却是从旁边传来了凌翊恒沉缓却富有压迫性的嗓音,是对着眼前那个看起来比左子衿还小的年轻男人说道:“她不喝酒。”

那个男人看了看左子衿,又看了一眼凌翊恒,似乎是被他身上那种波澜壮阔的气势压倒,尴尬地扯出了一抹笑,“对不起,凌先生,我不知道。”

说完,就如同逃也似的转身走了。

左子衿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让凌翊恒心情颇好,不过却又想到了什么似的,道:“怎么,著名红酒酒庄主的女儿,却不喜欢喝红酒吗?”

面对他的提问,左子衿掀开眼帘睨着他,漫不经心地道:“那是智利库里科谷出产的红酒,用料普通,口感干涩,加上产地是地中海的气候,并不适合亚洲人饮用。”

凌翊恒望着她的眸子多了一份惊奇和赞赏,“你靠闻的就可以知道?”

打赏
玫瑰花 50书币
巧克力 99书币
金元宝 520书币
钻石 999书币
南瓜马车 1888书币
文思泉涌牌 8888书币
数量:
X 1
本次共花费 50 书币 去充值>> 账户余额 书币
赠言:
senti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