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第二十五章 很擅长做这个

作者:苂煊 发表时间: 2019-01-25 21:05 字数: 1522

“凌翊恒,你终于开门了啊。”外面的女人显然以为开门的是凌翊恒,笑着抬起了头来。

然而,那抹婉约的笑意却在看到柏青的时候僵住了。

“你是谁?”那个女人的声音顿时失去了原先的温软可人,带着质问的语气。

左子衿注视着眼前的女人,她穿着明艳的紫色落地长裙,半露着修长白嫩的双腿,上身是露肩的设计,腰际有妖娆的蓝色蔷薇,被嵌着的珍珠包围,胸口的设计也是低低的,里头的白润若隐若现。

显然,这样的盛装打扮,她来找凌翊恒一定是另有企图。

左子衿清了清嗓子,傲然抬起了下巴,用一种淡漠的神色看着眼前的女人,“他在洗澡,你找他有事吗?”

那个女人的脸色顿时由青转白,不可置信地皱紧了眉头,瞪视着左子衿的眼神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撕碎一般。

尤其,看到她的身上穿着凌翊恒的家居服,更是让她怒不可遏。

“你是什么人?你居然敢在这里勾引男人?你给我让开!”那个女人此时似乎气昏了头,说着就要往里面闯。

左子衿却将身子堵在了门口,用凌厉的目光剜了她一眼,“你硬闯进去的后果你要自己负责,我想他不会希望现在被人打扰。”

果然,这句话一出,那个女人就停下了脚步,眼神恨恨地看着她,显然还不甘心。

“还不走吗?难道你真的要让我请楼下的保安来吗?”左子衿再次出口,语气也已经不再客气。

那个女人咬着红唇,手攥得死紧,饱含怨恨地跺了跺脚,还是转身悻悻地离开了。

左子衿见人终于走了,连忙关上了门,她也跟着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都快虚脱了。她的掌心,已经沁出了冷汗来了。

忽然,她感觉到了自己正在被一道目光注视,抬头看去,果然是凌翊恒正在笑望着自己。这一笑,更是让那张脸庞俊美靡丽,好似高空孤月。

然而,这笑却让左子衿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

“看来,你很是擅长做这个,我没选错人。”男人噙笑说道,语气有些慵懒,让人听不出到底是真心还是调侃。

左子衿感觉自己有些头疼,看来以后估计是免不了要面对同样的事情了。

“我可以换身衣服然后回家了吗?应该这么晚了,也不会再有人来了吧?”她望着他问,并不想和他继续之前的话题。

男人的眸色一沉,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很急着离开我家吗?还是离开我?”

左子衿心下微微有些吃惊,但却也觉得他这话说的莫名其妙的,有一种让她心如擂鼓的错觉,就好像他们之间真的有什么一样,可是他们之间明明就只有交易而已。

似乎是看的出来她的无措,凌翊恒没有再为难她,转身走到对面的一个柜子里,很快就拿了个小号的药箱走了出来,然后又坐在了沙发上,把药箱打开,东西放在了面前的桌上。

那上面有碘酒、消毒水、棉花棒、纱布、创可贴。

她看着这些,又是一愣。

凌翊恒只是淡淡地睨了她一眼,“把伤口先处理好,别到时候感染了还得送你去医院。”

见她还站着不动,他又加了一句:“处理完我就送你回去。”

此时,他的语气丝毫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命令意味,似乎就像是很平淡的闲聊,让左子衿顿时也没有了拒绝的理由。

她只好坐了过去,然后就见男人举起了她的脚,她感觉到一阵电流从自己的脚底传来,似乎令全身都有了一阵学业涌动的感觉,下意识地就想要抽出脚。

“那个,还是让我自己来吧?”她说道。

然而,男人却并不给她这个机会,将她的脚握得更牢了一些。

有一处地方也不知道是碰到了哪里,口子比其他那些刮痕都大,几乎像是被刀割的,而且很深,流了不少的血。

左子衿知道一旦沾上消毒水一定会很疼,她连忙转移话题道:“没想到你在波士顿也有家啊,那这里你就一个人住吗?”

凌翊恒感觉到她的紧张,眉头轻蹙,用棉花棒沾着消毒水先帮她清洗了一下伤口,语气轻描淡写:“不然呢?你觉得还会有其他人吗?”

难道,她以为他会是那种私生活混乱的男人吗?

思索到有这个可能性,凌翊恒的脸色顿时变得沉郁。

左子衿觉得有些奇怪,不知道他怎么忽然好像生气了的样子。

她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把目光放在了那边的两把吉他上面。

打赏
玫瑰花 50书币
巧克力 99书币
金元宝 520书币
钻石 999书币
南瓜马车 1888书币
文思泉涌牌 8888书币
数量:
X 1
本次共花费 50 书币 去充值>> 账户余额 书币
赠言:
senti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