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第二十六章 是在诱惑我吗

作者:苂煊 发表时间: 2019-01-25 21:05 字数: 1588

“你会弹吉他吗?”他一边继续帮她消毒,一边问道。

左子衿顿时变得似乎有些感伤,她看着那两个漂亮的吉他开口道:“我从小只被允许学钢琴,吉他这种乐器父母觉得并不适合我。但是,私底下我偷偷学了吉他,还和同学参加过地下演出。不过,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似乎,都已经过去有七八年了。之后,她因为要帮忙打理家业,也没有机会再去认真弹吉他了。

这些事情,其实凌翊恒已经在她的个人资料上获知了。但是,听她的口中说出来,还是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尤其,她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眼眶里流露出的向往和忧郁,都让他内心有了不小的触动。

倏尔,从上方传来了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

这声音,是从左子衿的肚子里传来的。她惊得连忙捂住了自己的肚子,这才想到今晚自己根本没有吃什么东西,就之前和他在酒会上吃了一些水果,然后就喝了一些饮料和红酒,过去这么久当然饿了。

正在帮她包扎伤口的凌翊恒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低头继续包扎,等到包好的时候,才问:“你饿了吧?”

语气还是那么轻轻淡淡的,很是漫不经心。

左子衿正了正神色,“还好,没有很饿。”

她不想被他看出自己的窘迫,尤其,也不愿意和他有更多的牵扯。

“吃点东西再走。”他这句话没的商量,用的是陈述句,语气也没有征求她意见的意思。

说完,他就走向了那边开放式的小厨房,就在沙发对面的客厅东北角。左子衿安静地看着他打开了旁边的冰箱,还从里面拿出了一些食材。

是他救了自己,她现在又不能直接离开。可是,对于他现在的举动她越来越觉得奇怪,不想接受他这种莫名其妙的好,却又骑虎难下。

刚好她感觉到有一阵尿意,就决定先去一下洗手间。

上洗手间的时候她才又意识到,他的家居服那么大,穿在身上实在不方便。

而她自己的衣服,又脏又破。

她想了一下,先把上面的衣服脱下,然后上好了厕所再穿上去,到时候看看他有没有其他干净的衣服借给她。

为了谨防以外,她还没有忘记把门给锁上。

她上完后,放水去冲洗,按下马桶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忽然从旁边窜过,吓了左子衿一跳,下意识的就拿过旁边的衣服朝着那个东西打了过去。

那个东西似乎还在动弹,左子衿吓的心脏直跳,伸脚去踹。

可是洗手间的地太滑,她一个不小心就滑倒在了地上,连衣裙本来就已经有些破了,此时下摆直接被重力给拽了下去,直接被撕下来了一大块。

而那个东西还在凌翊恒的衣服里窜来窜去,似乎是想要从里面出来。

左子衿越看越觉得心惊,顿时条件反射地叫出了声音来。

她的惊声尖叫自然被外面的凌翊恒听到,他立刻放下了自己手中的锅铲,关掉明火,冲了进去。

左子衿看到他居然从门外冲进来,惊得脸色一白,她明明锁了门的,他是怎么进来的?

男人看到她的模样,也是一惊。

她身上的连衣裙已经不能算是裙子了,整个破了一大块,她的大腿几乎全都露在外面,内裤都若隐若现。那双腿横置在他的眼前,修长又细嫩白皙,让人一时间根本移不开目光。

加上她那一双盈盈动人的眼眸,更是让他的注意力几乎无法从她的身上移开。

凌翊恒平日里其实很是自律,甚至不近女色。然而,左子衿却成了他第一个会去欣赏的女人。

左子衿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这才想到自己的裙子破了。她慌慌张张地去找自己的外套,可是却发现已经被她丢在了垃圾桶里,顿时慌乱不已。

没过多久,一件西装外套被披在了她的身上,西装上还有他的香水味道。

原本这个举动让她感觉到了他的绅士风度,可是下一刻他的话却又立马让她觉得气怒。

“左子衿,你是在诱惑我吗?”他的声音轻浅,有些喑哑,眼神里带着暧昧的审视。

她的娇颜顿时泛红,抬起头,毫不客气地答道:“我没有,我锁了门的,是你自己冲进来的。”

他转身地低头检查了一下门锁,随即又转了过来,“这里我有两年没来了,门锁坏了。”

他蹲下身子掀开了自己那件被她扔在地上的衣服,此时从里面迅速地窜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居然是一只老鼠!左子衿吓得忙要躲开,却被男人拉住了手腕。

“你干什么?有老鼠啊!”她的脸色由红转白,看着那个东西在卫生间里乱窜,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打赏
玫瑰花 50书币
巧克力 99书币
金元宝 520书币
钻石 999书币
南瓜马车 1888书币
文思泉涌牌 8888书币
数量:
X 1
本次共花费 50 书币 去充值>> 账户余额 书币
赠言:
senti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