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第一章 嫁给两个男人

作者:叶小藏 发表时间: 2019-11-08 13:05 字数: 3051

“嘿!你这娘们,这时候还会笑!”

有粗糙的手,在棠海月面上拍了拍。

力道不重,不像是在打,而更像是在吃豆腐。

果不其然,男人下一句话说道:“嘿嘿。不过你也应该笑啊!毕竟么,你呀,一天之内可以嫁给两个男人了!”

两个男人?

棠海月缓缓睁开了双眼。

破败的房间,幽暗的灯光——整个房间只靠着木桌上的一盏煤油灯点亮。借着这昏黄的光,棠海月看到了地上仍带着泥巴的锄头。

嗯,是个农户。

“想什么呢?想我死去的大哥?嘿!他死都死了,你还想他做什么?”

似乎是不满意棠海月对自己的忽视,男人不耐烦地拍了拍棠海月的脸。这一次,比上一次要重些。

棠海月这才抬起头瞧向了男人。

只见得那人一脸胡子拉碴的形容,凌乱的眉毛,瞧上去脏兮兮的。而他此时正穿着泥土色的短衣紧腿——这衣服倒是好,叫人分不清楚他这上头是否真的沾染上了泥巴。

一见得男人这服饰,棠海月不由得微微扬眉,眼底闪过了一丝玩味。

莫非……穿越了?

她一低头,果真见得自己此时着百花裥裙,一双血红绣花鞋,有一只只趿着。她跪坐在地上,双手也被麻绳紧紧绑着。

棠海月的脑袋跟着疼了起来,原主的记忆冲撞了进来。

原来原主本是县城里的姑娘,因得父亲好赌欠债,这才将自己的女儿卖进了这山村中。这家一共七口人——一个奶奶,六个兄弟。奶奶将原主买来嫁给老大,李大龙。

这成亲的当晚,李大龙喝得烂醉,一回房,便强行要跟她行房事。她挣扎了一顿,反被李大龙打昏,等她再次醒来时,却发现李大龙已经被人用柴刀砍死在了自己身边。

李二龙与奶奶冲进屋里,认定了是她砍死了李大龙,气极之下,将她关进了柴房。李二龙跟着奶奶离开时,还说等李大龙安葬之后,便要棠海月嫁给他。

原主只觉得饱受屈辱生无可恋,一头撞死了。

“蠢女人,你以为你砍死了我大哥这事就算完了吗?李二龙的面目扭曲起来,“我们家一共六兄弟,你杀了我大哥,还有我!我也是个男人!一样的!”

棠海月的眼睛眯了起来。原主只怕也是不堪忍受这般毫无尊严人权可言的生活,这才愤然离世的。

“……总而言之,你是我们的人了,跑不掉了!你是我的!他李大龙的东西也都是我的——全部全部都是我的!你明白吗!”

李二龙的眼睛开始充血。情欲的滋味与扭曲的情绪纠缠在一起,使得他整个面目开始扭曲了起来。

这副样子,真不像是个刚死了大哥的人。

“明日,或者是后日,你就会嫁给我!你是我李二龙的人了。”

李二龙的手抑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眼睛更是充血的可怕。

过了今晚,不仅仅是李大龙的妻子会属于他,还有曾经属于李大龙的一切都会是他的……

全部全部……

说着话,李二龙低吼了一声,大手猛地伸上前,一把将棠海月搂在了怀中。

棠海月面上仍旧是淡淡的,似乎是一点也不害怕李二龙会对她做什么一般。

忽地,棠海月眼睛瞪大了来,倒吸了一口凉气,便叫道:“李大龙!你怎么来了?!”

“什么?!”李二龙身子猛地一僵,手攥紧了棠海月的胳膊,不敢回头去看。

“你你在胡说什么?

“我没有胡说……”棠海月牙齿跟着打颤,呜咽着说,“大龙他他浑身是血……他一直瞪着我们你不信便回头看!

说着话,棠海月这身子也跟着往后缩,好像是真真见着了李大龙一般的。

但其实,这眼前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冷风从窗外灌了进来,吹得纸糊的窗哗哗作响。

“你你别躲……”李二龙紧紧抓住了棠海月的手臂,然而这脖子却僵硬得没法转过去。他吞了一口唾沫,尚感觉脖子一凉。

“李大龙李大龙他来便来了,怕、怕什么?冤有头债有主,老子没杀人!老子不怕!

棠海月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跟着又颤声问:“大龙问你,当真不是你拿起砍刀杀他吗?”

“没……没有……”

李二龙一张脸煞白,冷汗跟着流下了。

“那为什么李大龙要来找你索命?”

“我还不知道——啊!”

李二龙哀嚎一声,整个身子向后倒去,手忙捂住了下身。

原来棠海月趁着李二龙这神经高度紧张,已然屈起了腿,狠狠踹向了他的下身。

棠海月收回了腿,便迅速站了起身,连连往后退了几步。

她眯起眼睛,望向了这门。

这柴房本就狭窄,李二龙挡在这前头,想出去势必会经过他,而经过他,势必会给他拽回来。

她如今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哪里是李二龙的对手?

为今之计,硬闯只怕是不行。棠海月一双凤眼微微眯起来,心头想到,她今日若想出去,只怕得叫李二龙随他那倒霉哥哥一块去了才行。

棠海月目光落了下去。原来方才趁着李二龙说话之际,她已然捡起了地上一块瓷碗的碎片——在碎片身边的,还有一堆菜饭。

这是方才家中老三李青泥来给她送饭,她给打碎的。

棠海月缓缓将这碎片从身后移了出来。只要李二龙敢冲过来,那么他只有撞上这碎片的份儿。

“臭娘们!你好样的,还敢踢老子!”

李二龙在地上疼得呲牙咧嘴,撑着手,好不容易从地上爬了起来,“耍老子是吧?李大龙呢?他妈的人呢?他死了,你是不是要去给他陪葬?!”

李二龙怒吼着这话,噔噔噔几步便向棠海月冲了过来,那架势像是要将棠海月生生打死一般。

棠海月眼眸一凝,更加握紧了手中碎片,只等着李二龙冲上前。

便在这时,只听得一声低喝:“你在做什么!”

棠海月循声望去,只见得大门已开,门口正站着一个清秀的少年。他穿着水蓝色短衣,手中端着一钵热气腾腾的饭菜,眉头微微皱着,目光正盯着李二龙。

不知怎的,棠海月下意识地觉得,这是个干净得如清风明月般的人。

咣啷一声,那少年扔下了手中饭菜,大步流星上前,一把便拽过了李二龙扬起来要打棠海月的手。

只听得咔擦一声,似乎是骨折的声音。李二龙大叫一声,忙跟着转过了身来,红着眼睛瞪向他,口中大叫道:“疼!疼!你做什么!”

棠海月将碎片藏回了手心,心下一沉,这才认出这是这家的老三,李青泥。

李青泥冷冷扫了李二龙一眼,冷声问道:“你做什么?”

“我……”李二龙吞了一口唾沫,显然有些心虚。

“大哥尸骨未寒,你竟然又打起了大嫂的主意?”李青泥眉头跟着蹙紧,手上也跟着加了几分力道

李二龙还未答话,李青泥却又冷笑了一声,“自然了,你连更过分的事都做得出,又何惧这个?”

李二龙有些心虚,吞了一口唾沫。

“你……别告诉奶奶。”李二龙抽回了自己险些脱臼的手腕,低垂着脑袋,灰溜溜地走了。

吱呀一声,柴房门关上。

柴房中只有李青泥与棠海月二人了。

李青泥抬眼,望着背靠着墙的棠海月良久,终于叹了一口气,开口道:“你的晚饭又没了。”

说罢,他便弯下身子,开始捡这些碎片了。

棠海月瞧了他一会,这才慢慢挪动脚步,向他走了过去。

三叔,你怎么这个时候还没歇息?”棠海月问道。

李青泥摇了摇头,跟着苦笑了一声。今个儿家里头出了这种事,喜事变丧事,他哪里能睡得着?

“那……李大龙呢?

说话间,棠海月已经渐渐走到了李青泥身前。

“他……现今被奶奶安置在房中。也就是你们的新房中。明日我再去操办他的丧事。”

“哦。”

棠海月轻轻了一声,目光下放,望见了蹲着身子的李青泥的脑袋,目光再往外挪一点,便能见到他削葱般的手与洁白的瓷碗碎片。

“我没有杀你大哥。”

“我知道。”李青泥淡淡回道。

“你信我?”

李青泥不说话。

棠海月轻笑一声,“小叔既知我清白,何以不放我离去呢?

李青泥手上动作一滞,待要回答时,却听得棠海月的笑声自个儿头顶传来。

笑声又娇又媚。李青泥听得心头一沉,忙抬起头来,只见得棠海月这双手早已解放,而此时这芊芊玉手上正握着一根木柴。

李青泥眼睛倏地瞪大,将将往后退了一步,这木柴便猛地砸上了脑门。

一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转,砰一声,便向后倒去了。

原来方才棠海月与李青泥说话间,已经用手中的碎片割破了麻绳,拿起这木柴缓缓逼近了他。

“嘻。”棠海月轻笑了一声,蹲在李青泥跟前,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他的一张白面,“多谢小叔啦。”

他这皮肤倒是不错,白嫩细腻,像豆腐一般。

棠海月又捏了一把,这才舍得松手离去。


打赏
玫瑰花 50书币
巧克力 99书币
金元宝 520书币
钻石 999书币
南瓜马车 1888书币
文思泉涌牌 8888书币
数量:
X 1
本次共花费 50 书币 去充值>> 账户余额 书币
赠言:
sentinel